听话的女教师      点击:加载中
王薇是一名中学教师,大学毕业就来到温州的一所中学教高一。三年来,她兢兢业业地教书且为人非常老实,乐于助人。25岁的王薇有很多男友,因为她生得漂亮动人,气质高雅,说话的声音很甜。能由几个男人不喜欢她呢?可是王薇悲惨的一生就从这里开始了……  王薇的班上有一位女同学——吕菲。据说吕菲的父亲是一个很有钱的大富豪,并且和国际上最大的黑社会组织「3K」有着紧密的联系。吕菲15岁,不能用任性来形容她,她简直就是人见人爱、人见人怕的公主。吕菲的脚比温州市市长的头都高贵。吕菲身高168公分,光用漂亮来形容她太不贴切,她简直就是罂粟花——妖艳、阴毒。  王薇教的是生理学,讲得很细致。一天下课后,有位女同学送给王薇一张纸条,上面写道:                (1)  「王老师:这三天来吕菲对您很不满意。再这样下去,将有对您很危险的事情发生。如果您想继续幸福地生活下去的话,赶快向吕菲跪下赔礼道歉,而且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哦!」王薇扑哧一乐,心想现在的学生位什?  开这种玩笑呢?她没把这当会事。好可怕唉,就是这扑哧一乐,造成了王薇悲惨的一生——这天上生理学,王薇突然想起了那张字条的事。  「吕菲,你站起来!」——下面一片安静。  「吕菲!你为什么不听老师的话?叫你站起来为什没有有反应。」  「王老师,」吕菲坐着说,「你说我什么?」  「你不听话。跟老师说话应该懂得礼貌,你站起来!」  「我不想站起来,我想让你过来跪在我脚下,把我鞋子上的泥舔干净!」  「什么!——」                (2)  「你非常不听话,我想我会让你变得很听话的。」  「简直岂有此理。下课!」                (3)  王薇突然奇怪的失踪了。这件事并没有在校园里掀起多大波澜,一切都很平静、有序地进行着。公安部门也没有立案。王薇的家长也不说这件事。大约过了一个星期,人们得知消息:王薇原是被M国收买的间谍!被国家安全部门逮捕了。  海森堡监狱位于澳大利亚的某个小岛。这里只有一个类似于行政单位的机构——安全局。这个「安全局」实际上隶属于国际黑社会组织「3K」。岛上真正的居民只有五百多人,全是土着。  安全局控制着整个岛屿,其下设一座兵营、一家夜总会、一座监狱——海森堡监狱。包括土着居民在内,岛上共有四千多人,其中军队、保安约有一千人。  剩下的两千多人是囚犯或者称为奴隶。  他们是终身的,没有刑期,等待着他们的是被虐待、被侮辱和无限期的折磨,他们成为别人发泄、侮辱取乐的对象。最残酷的是他们必须微笑。最终结果是死亡。                (4)  王薇是前天被送到海森堡监狱的。在这之前,也就是吕菲说她「你非常不听话」那一天的晚上,她被三个强壮的女人从被窝中拉出来之后,就开始了她的不幸。  那天晚上她被带到一座豪华住宅的地下室里。地下室布置得非常豪华,不知晓内情的人,决不会把这里看成是私人法庭及刑讯室。就连这里的专门虐待人、侮辱人的工具都设计的精心别致。  王薇浑身一丝不挂。头上的黑布突然被扯下,她睁开眼睛,迷惑的向四下里观望,她猛地惊呆了!  吕菲身上只穿了一件薄纱,斜躺在前面的一张贵妃榻上,贵妃榻四周或站或跪的七名少女正用着不同的方式伺侯吕菲。  有的为吕菲双手将高跟拖鞋捧到齐鼻处,有的为吕菲端着吐痰用的磁碟,还有的为吕菲按摩着身体的各个部位,跪着舔吕菲脚趾的那名少女王薇认得,是吕菲的班长,学习很好的女学生。  王薇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吕菲究竟是什么呢?!  「跪下!」王薇后面的女人命令她,并且在她膝窝出狠狠地一脚。跪得王薇膝盖生疼,紧接着头发被人向后抓住,脸向上扬起。  「王老师,想不到咱们会这样见面哦,」  「这究竟是为什么?」  「因为你不听话呀!」  「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?」                (5)  「你会知道的。来呀!你们三个把她带下去,要让她好好地懂得听我的话。」  「是,小姐。」三个强壮的女人摁住王薇的头,让她跪行者爬出屋去。  那一夜里,王薇受尽了侮辱和折磨。首先是侮辱:被强迫着吃下吕菲吐的痰、撒的尿、拉的屎和让女奴为她口淫而流出来的淫水,并且不准她吐出来,如果吐出来还要强迫她重新吃下去。  命令王薇用鼻子和舌头闻、舔吕菲用过的卫生巾——接下来是折磨,手脚背在身后捆在一起,头发拉直与脚强行接绑,头被迫向上杨起,舌头被拉出n长,用两根木棍上下夹紧,木棍的两头用细绳绑株,这样舌头便不会缩回去了。  这样的装扮并没有结束,还有两只鱼钩构住鼻孔,鱼钩尾部的鱼线与头发紧紧地接在一起,鼻孔被迫扩张到很夸张的地步。乳头也被两只鱼钩穿透,并接上了两根电线。阴部同样插上了一根电极。  雨点一样密集的皮鞭加上一阵阵电流,另王薇夸张地叫了起来,恐怖的声音更加使吕菲兴奋起来。她在女奴们的簇拥下向王薇走了过来——吕菲把尿洒在王薇的头上,并在王薇的嘴里吐了一口痰。  「好了!」吕菲说,「这里教育不好她,让她到海森堡去吧。」                (6)  王薇到了海森堡监狱以后,先是经过了惨无人道的非难洗礼,然后被分配到了夜总会作女奴。夜总会的老板名叫吕莹,是吕菲的姐姐,只有18岁。女老板长得妖艳迷人,经常身上只穿一件拖地、透明的长纱巾,脚上的细高跟露趾鞋亮亮的,一尘不染。她让王薇先作女卫生间的招待。  王薇的工作是这样的:每天工作12小时,必须微笑服务,工作时跪在女卫生间的门里,有小姐进来撒尿或是拉屎的时候,便跪爬着伺候。  先是为小姐掀开马桶盖,然后替小姐脱下裙子或短裤,等小姐坐下方便时,跪在小姐的右前面,脸朝地板,鼻尖距小姐的脚尖10公分以内。  等小姐方便完后,双手为小姐递卫生纸,然或用舌头舔干净小姐的阴部或肛门。有的小姐不喜欢用卫生纸,王薇就直接用舌头去舔干净小姐的屁眼。  最后还要微笑地对小姐说:「谢谢小姐赏光。」在女卫生间的工作是极其受侮辱的。有的时候,小姐们直接将尿洒在王薇的脸上,让后命令他将起阴部舔干净。  这些王薇必须忍受,而且还是微笑的忍受着。每天工作完毕,要将工作「心得」  写下来,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声读出来,然后交给吕莹审阅。                (7)  大概在女卫生间工作了一个月,这一天王薇被叫到了吕莹的卧室。王薇时跪爬着进来的,爬到吕莹的脚前,吕莹用右脚尖掉这一只高跟鞋,在王薇的脸前不停的晃动着说:「女卫生间的工作怎样?」  「报告小姐,我觉得很舒服,像我这样不听话的人,就应该受到这些侮辱。尤其我没有听吕菲小姐的话,我现在很后悔。」  「放屁!」,「你敢后悔!」说着,吕莹用脚狠狠地踢王薇的脸,这时王薇不敢有任何不愉快的表情,她只是一个劲的拼命去舔吕莹的脚趾。  「抬起头来!」  吕莹说。「是,小姐。」王薇怯生生得太起了头。  「把你的嘴张开。」王薇脸向上杨起,嘴巴张到最大。  吕莹低下头,将一口浓痰吐在了王薇的嘴里,说:「不要马上咽下去,要你含在嘴里仔细的品尝。」王薇开始细细地品尝着吕莹的浓痰。  吕莹将一只脚放在她的头上,然后说:「从今天晚上起,你不要在女卫生间工作了。你去『娇娇小姐休闲脚屋』作女奴吧」。  所谓「娇娇小姐休闲脚屋」是来这里的小姐们享受按摩脚底和洗脚的地方。  小姐们在这里一边品尝着水果美味,一边闲聊,同时还有女奴们为她们舔脚底、舔高跟鞋。小姐们随时可以拿这些女奴开心,或者用高跟鞋抽打女奴的脸,命令女怒吃下非常污秽的东西。                (8)  王薇的脸上被刺上了「女奴。792」的字样。  在「娇娇小姐休闲脚屋」里,她被安排为一名来自香港的19岁女孩——许静,作脚奴隶。许静爱运动,经常跳舞,是夜总会的红牌脱衣舞女朗。  她的奴隶有12个,其中3个是男奴隶,作她的面首。  晚上11点,许静跳完了第一场脱衣舞,回到「娇娇小姐休闲脚屋」,命令王薇用舌头为她作脚底按摩。  王薇跪在许静脚前,极其卑微地,双手将许静的脚捧到自己脸前的小软凳上面,用嘴小心翼翼的为许静脱去鞋跟足有15公分的金色高跟鞋。黑色网孔的长丝袜早已被许静卷到了脚腕上,王薇用两片嘴唇,轻轻地为许静脱掉丝袜。  准备工作做好以后,许静的脚放在了王薇的脸上,略带脚汗的脚掌不停地在王薇脸上蹭来蹭去。王薇感到一股微微的脚臭,但是表情上必须表现出一种很高兴的样子。  开始舔了。先从脚跟沿着脚心一直不间断地舔到大脚趾,然后从脚趾窝开始一点点的舔,每一个脚趾丫间都要仔细地舔上几遍。  口水不能有一丁点流在外面,全部要吞在肚子里。王薇的舌头不停地动着,将许静脚上的脚汗全部吃到嘴里,她尝到了一种咸咸的脚汗味。由于几个月来的侮辱和经常被命令吃一些肮脏、污秽的东西,所以王薇并没有觉得许静的脚汗很难下咽。                (9)  「快一点哦!我就要做第二场表演了啦。」  「好的,小姐,我会很努力的。」  王薇更加卖力地舔起来,头部也上下左右的动着。  「好了啦,换一种,用你的乳房来为我做脚心按摩。」王薇比刚才稍微直起了一点腰,但是这个姿势更加难受。  她的两个乳房迎上许静的两只脚心,使劲地、用一种不稳定的姿势转圈的为许静按摩脚心。  「哇!好好玩了啦!你的乳房很柔软嘛。你的两个乳头弄得我好痒,算了,算了。你还是抓紧时间,把我的高跟谢舔干净。」               (待续)
评论加载中..